<address id="b13rp"><th id="b13rp"><progress id="b13rp"></progress></th></address>

    <form id="b13rp"><nobr id="b13rp"><th id="b13rp"></th></nobr></form>

      <form id="b13rp"></form>

        <form id="b13rp"><nobr id="b13rp"><progress id="b13rp"></progress></nobr></form>

        <noframes id="b13rp"><address id="b13rp"><listing id="b13rp"></listing></address>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高級搜索
        請輸入檢索內容: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公告 >> 研究資訊 >> 正文

        數字政府是實現法治政府的有效路徑

        劉藝、張寧| 時間: 2021-05-19 09:43:16 | 文章來源: 檢察日報

        數字政府是實現法治政府的有效路徑


        劉藝 張寧


        日前,由中國法學會行政法學研究會、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主辦,中國政法大學檢察公益訴訟研究基地協辦的數字政府與行政程序法治研討會在京召開。本次研討會線上與線下同步進行,來自中央及地方機關、學術界、企業界近70位代表圍繞數字政府與行政程序法治主題,進行了全方位深度研討。

        數字政府與法治

        中國法學會行政法學研究會名譽會長、中國政法大學終身教授應松年指出,面對數字政府這一新的時代背景,傳統的政府治理結構、方式和法律規范需要深刻變革,行政程序的構成要素權重、行政程序的運行動力、行政程序關涉的法律責任及證明形式發生了較大變化,需要討論和研究。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公布的2021年度立法工作計劃,全國人大常委會將研究啟動行政基本法典等編纂工作。應學習民法典的編纂程序,行政法典的編纂也可分為兩步走,先制定行政法總則,再完成各分則,最后形成行政法典。行政法總則的制定,可以提取公因式的方法,行政法總則的立法結構涉及到五大方面,其中就包括了行政程序。必須深入理解和把握我國數字政府的時代特征和我國行政法治的具體實踐,對數字政府背景下行政程序的理念、原則,具體部門行政程序法和政府監督、公民個人信息保護等問題進行扎實研究探討,并以更加自信的姿態借鑒一切法治文明成果的有益成分。

        中國法學會副會長、教授甘藏春指出,以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為代表的數字技術,對人類生活、人類行為模式已經產生巨大的影響,也對法治產生重大的影響。除了在執法方面已經產生非常明顯的影響外,在立法方面,如果利用好區塊鏈技術,立法的公開性、民主性程度會大大提高;在司法方面,對證據的運用等也將產生重大影響;大數據對我們現行法律內容本身也提出挑戰。無論科學技術怎么發展,法治的價值和原則還必須堅持。按照這個方向,不斷總結、不斷完善,我們完全可以在數字法治、數字政府、數字行政法上,為世界交出一份中國方案。

        中國政法大學副校長、教授時建中表示,數字政府不是數字技術賦能政府的過程,而是政府部門運用數字技術更好履行政府職能的過程,是用信息化驅動政府效能提升的過程,是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過程。雖然數字政府是實現法治政府的有效機制,但政府在運用數字技術行使權利、履行職責過程中同樣需要嚴格行政執法,數字經濟的各項權力都應在法治的軌道上運行。

        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理論研究所所長謝鵬程表示,目前我們面對的主要是政府治理對象的數字化和政府治理行為的數字化。數字法學的研究核心是人的行為的數字化。最高人民檢察院和地方人民檢察院積極服務黨和國家的戰略目標和戰略舉措,重點推出了以下工作:一是推進檢察系統自身數字化發展;二是強化知識產權保護,推動數字化創新;三是加強數字化背景下公民個人信息保護工作。

        數字政府建設實踐與創新

        國務院辦公廳電子政務辦處長佟舟認為,數字政府建設意義重大、影響深遠,建設數字政府已上升為國家戰略;推進數字政府建設已具備良好的支撐條件,當前技術應用不斷深化,實踐創新不斷豐富,平臺支撐不斷強化,政策體制不斷完善,這次“數字抗疫”的成功實踐是對我國近年來數字政府建設成效的一次全面檢驗,也顯示出推進數字政府建設的良好基礎和巨大潛能。打好數字政府建設“攻堅戰”,應加強頂層設計,深化數據治理,打造核心引擎,夯實安全基礎,推廣最佳實踐。數字政府建設中新的難題需要通過法律來解決,在研究方面建議加強跨領域、跨區域的研究,需要強化對行政體制和行政流程的規范,加強法治對數字政府的支撐作用。

        浙江省人民政府大數據局辦公室主任陳立三介紹了浙江省推進數字政府建設,用數字賦能現代化所作的實踐探索。浙江省數字政府建設歷經四個階段,目前已建成全省統一公共數據平臺,確立了“整體”理念;公共服務能力充分發揮,能夠借助平臺優勢精準監管、全面覆蓋。公安部道路交通安全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王曉興對數字交管工作進行介紹,主要涉及非現場執法和江蘇張家港地區的行政案件現場速裁機制。行政案件現場速裁機制作為行政流程的創新,簡化了辦案流程和法律文書,采取智能的證據收集方式,大大提升了辦案效率。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行政庭法官助理祝飛宇對行政審判視角下數字政府建設的發展提出建議:一是關注行政與司法的數據連通,二是厘清政府監管的邊界,三是持續優化平臺搭建,四是加強事實認定的數據研判。美團法律政策研究院副院長田林從企業實踐視角提出數字政府建設過程中的四點建議:第一,特別注意保護好企業和個人的信息;第二,注意數據權屬和交易的問題;第三,注意促進技術監管措施的公平適用;第四,在數字政府建設過程中,最可依賴的還是人,不是機器。

        數字政府建設與行政程序理念更新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姜明安指出,正義理念、陽光政府理念和公眾參與理念是行政程序最為重要的三個理念。在數字化背景之下,這些理念發生了重大變化:正義理念從形式正義向實質正義變遷;陽光政府理念從相對公開向全過程公開、從單向公開向互動公開、從片面公開向立體公開發展;公眾參與理念從被動參與向主動參與、從少數參與向全員參與發展。

        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于安認為,在數字政府框架下,基本行政程序中的透明度問題體現為算法黑箱問題,不解決這個問題,“數字程序”基本上無法形成;“數字程序”面臨的最大風險是政府自主決策權開始逐漸喪失,實踐中政府基礎數字技術操作主要與企業進行合作,必須形成新的數字化公私合作模式以防范這一風險。中國政法大學訴訟法學研究院教授王萬華認為,從治理意義上的數字政府層面說,應當建構一種私人友好型的數字政府。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教授汪慶華認為,數字政府不是簡單的電子政務2.0版本,而應該是一種新型的政府形態,即:政府即平臺。如果政府是平臺的話,應當實現三個方面的目標,一是政府公共服務能力的提升,二是政府監管手段的迭代,三是落實政府即平臺理念。

        山東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教授鄭智航表示,數字政府包含法治政府要素,就法治政府而言需要關注一些問題,如我們更多的在法律條文或者法律框架中考慮問題,并未將其置入權利架構中來考慮問題;數據政府管理的便利化,與公民權利保障之間的沖突和矛盾;數字政府建設過程中,技術治理與法律治理之間的關系問題等等。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法學院副教授許可提出健康碼的三個治理視角,其在技術層面是治理科技,內容層面是數據治理,社會層面是流動治理。

        數字政府背景下的行政程序原則與差異性機制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楊建順指出,數字政府下行政程序的原則主要包括效率原則、平等原則、依據標準行政的原則、原則化跟例外化相結合的原則、說明理由原則、法治原則。首都師范大學法律系主任、教授李昕認為,信息的共享和數據公開原則、數字化的評估程序和用戶體驗感的制度,應當納入行政程序制度。西安交通大學法學院教授劉東亮認為,要通過技術性正當程序來規范各種形式的行政自動化決策系統。技術性正當程序就是正當程序原則在數字化時代的進化與轉換,需要從法律和技術兩個維度使得計算機程序設計在設計的源頭之初就要符合正當程序原則的基礎要求。華南師范大學法學院特聘副研究員馬顏昕認為,在整個數字時代發展中出現很多價值的沖突和矛盾,比如效率與公平、先進與平等、便利與安全,解決這些問題的答案就是價值權衡,其底線在于堅持正當程序原則。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法學院副教授蘇宇認為技術性正當程序應區分規則和標準,僅適用規則決定可以作自動化處理,確保個人能夠預先獲得有意義的通知和被聽取意見的機會,自動化決定系統的設計必須以透明性和可問責性為主要指標。行政程序法典等一般法、各單行行政特別法應考慮增加該原則。

        面對復雜的行政任務,行政程序規制的重點也應有所不同。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劉權指出,在數字政府建設過程中,對于行政程序的設計需要進行類型化,根據行政行為類型,設計多元的數字程序,不同的行政行為對程序的要求不同,如抽象行政行為無法適用更多的自動化程序,負擔行政行為需要更加嚴格的程序限制等等。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教授鞏固認為,在所有的部門行政法里,環境法是最需要通過數字政府、電子政務等方式提高執法效能的。目前環境執法領域對數據技術的運用比較充分,中央環保部門高度重視,鼓勵地方探索“試水”。如浙江環保系統的“環保碼”。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教授劉藝作了題為《新時代給付行政程序的理念更新與功能提升》的發言,指出現階段的“以人民為中心”“共同富?!崩砟钸M一步充實了服務型政府理念,給付行政程序理念隨之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在數字政府時代,政府運行是一個復雜、混沌的系統,平面性的程序控制理念需要更新了復雜控制論理念,給付行政程序體系應包括程序進行前的預備行為、程序啟動的要素、程序進行時必經機制、程序結束前的注意事項等要素,不同于傳統行政程序要素。

        數字政府背景下的公民權利與個人信息保護

        《華東政法大學學報》主編、教授馬長山認為,打造數字政府,一定會有數字公民。數字技術是雙向賦能,既賦予政府權力,也讓公民在政府服務過程中享受便利,這個過程中容易出現權力的疊加和權利的流失。因此,要從四方面保障數字公民權利:第一,確立數字正義價值觀;第二,以人為本進行數字政府建設;第三,數字政府與數字公民法治化互動;第四,培育數字公民的素養與能力。應該把數字公民的保護和數字政府的建設放在更大的框架,從現代法治邁向數字法治,保護公民權利應該是推進數字法治最有力的支撐。

        南開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王瑞雪指出,社會信用立法所承擔的核心規范建構任務具有“數據制憲”高度的意義。在個人信息的法治建構方面,民法理論中關于個人信用權利保護、公法理論中關于信用評價權力約束的理論與規范淵源,均應當被有效和充分挖掘,成為約束個人信用評價制度的共通規范。

        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院長、教授趙鵬指出,在技術突飛猛進的時代,完善法律既有利于技術平穩地嵌入社會,也能夠“織密”法律之網以避免保護上的漏洞;一般程序法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滯后于特別程序法,研究一般行政程序法要積極向部門行政法領域學習。隨著數字技術大規模應用,對法律調整、行政程序所產生的影響,在相當程度上是結構性的,影響是顛覆性的,因此,數字政府建設背景下行政程序機制研究值得各界認真對待。

        (作者劉藝為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教授)


        版權所有:法治政府研究院北京市海淀區西土城路25號郵編:100088

        站長統計 聯系我們

        国产成人精品日本亚洲77,国产成人精品日本亚洲语音,2020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最新